• English

韩东太 教授

韩东太,毕业于中国矿业大学,博士,教授,硕士生导师,教育部本科教育教学评估专家,中国电力教育协会能源动力类学科教学委员会委员,首批省级一流课程负责人。主要从事动力工程及热物理、热能工程、制冷空调等领域的科学研究和能源与动力工程本科专业教学工作。教授《能源与动力工程测试技术》、《热工学》、《热力发电厂》、《热电联产》、《单元机组集控运行》等课程。主持和参与国家和地方科研课题十余项,主持国家和学校各级教改课题12项。在国外学术期刊、《工程热物理学报》、《中国电力》、《中国矿业大学学报》、《燃烧科学与技术》、《高等工程教育研究》等刊物公开发表学术论文70多篇,学术专著1部,主编教材6部。

查看更多>>

教师博客 中文主页 > 教师博客

锅炉-母亲

发布时间:2021-08-17 点击次数:

  •    

    母亲离去已经77天了,尽管我一直在安慰自己,母亲是高寿,80岁了,但是内心深处始终没有摆脱愧疚两个字,独处的时候,总是努力回忆过往,喝点小酒,麻醉自己。今天下午上课,有老专家去听课,我也是属于人来疯那种,突然特别兴奋,讲课特别卖力。正好讲的是锅炉水位计这一节,从最简单玻璃管连通计讲起,突然间脑子一抽,讲起了小时的事情,我对同学们讲,小时候和母亲一起上班,母亲的工作是烧锅炉,供厂里职工洗澡用,记得母亲经常让我顺着锅炉的梯子爬到上边去看水位计,因为在下边看不清楚,原来玻璃管都黄黄的,现在才知道是玻璃会被高温水腐蚀,所以这种材质的水位计现在已经被淘汰了。不知道什么时候讲着讲着突然间哽咽了,没敢用手,强忍把眼眶的眼泪吞了回去,怕学生笑话。如今已奔50了,可是在母亲眼里,我永远还是个孩子,电话永远都离不开那几句话,“瘦了没?少喝酒?少抽烟”。现在父亲走了、二哥走了,母亲也走了,我前面那堵墙倒掉了。

        很多人做生意,是为了发财,而母亲却是为了糊口,为了四个孩子,她的大半生都在为生计而奔波,由于是农村户口,母亲在厂里只能打零工,做的都是男人都不愿意干的活,4个人卸一车煤,每人只能分到11分钱,常常一辆车来了,大家在后边跟着跑,去晚了就赶不上了;压过面条、加工挂面,崩过爆米花,最辛苦的就是干锅炉工,尽管围着围巾,母亲的头发、耳朵,连皱纹都是黑的,从煤山里人推着矿车沿着铁轨到锅炉边,再用大铁锨把煤送进去.........,我夏天里从来不去,冬天是我的最爱,对着熊熊火光,烤着红薯,还能提前在水泥垒的池子里泡个大澡。没想到,若干年后,我鬼使神差报考了一个叫电厂热能的专业,真的成了烧锅炉的老鲜肉。母亲好像是一部机器,从不知疲倦,身高168,却瘦到只有90斤左右。尽管如此,每到月底那几天,还是母亲最愁闷的日子,这几天父亲的工资快要花完了,家里没有钱买米面了,这个时候,家人都是小心翼翼的,唯恐犯错挨打,只有我不怕挨打,因为我是最小的父母最疼我,挨打之后肯定要给我炒个鸡蛋,用馍馍夹着,找个哥哥姐姐看不到的角落,独自享用。正因为这样,让现在的我常常为一些往事不堪回首,想回避却无法忘记,对母亲的伤害也许只有自己最清楚,记得上高中的时候,家搬到县城里,我不住校,每天回家吃饭,那时家里日子过得好一些,母亲还是很节俭,后院有个木材仓库,经常有民工在哪里卸车挣钱,记得很清楚,卸一车每人大概能分到10块钱,母亲希望我去挣这个钱,我不愿意去,她就去,那时她已经快50岁的人,去背几十斤重的原木,我只好硬着头皮去卸车,后来她自己也偷偷去,一来二去,最后我真的急了,就冲她吼道:你真是个财迷,伤着怎么办?其实我心里很明白,伤是其次,其实是虚荣心在作怪,怕邻居熟人笑话,怕丢人而已,伤害母亲的事不止一次,一直到我有了孩子,经历一些事情,才明白该怎么才算尊重母亲,但是已经很晚了。四十多年过去了,我依稀记得,她扶着我爬到锅炉上看水位计,俯身和母亲说话,母亲绿色的方格围巾已经没了颜色,裹得仅剩下的两只眼睛里,满满的都是爱和怜惜,我之所以记得,是我觉得我第一次可以帮母亲干活了。母亲,我列个清单想把您的爱全记下来......................

    1.小学五年级,得了急性脑膜炎,烈性传染病,你没有戴口罩,我在一个小山沟里的传染科病房里睡了一周,醒来第一眼看见的就是您,打针的两个屁股僵硬,您天天背着我上厕所。

    2.初二,第一个教师节,学校免费在公社剧院放电影,我从二楼放映室把洞里的砖头推了下去,砸着一个女生的额头,住院花了治疗费15元,父亲月工资的四分之一,拿着班主任给我的收据,回家见您第一面放声大哭,你却没有打我。

    3.还是初中,住校,我和二哥每周5元和十斤两票,吃不饱,你又偷偷塞给我们1块钱,在街上一个餐馆里,点了一碗素面5角,等了一中午,客人都走了,老板才给我们做,我和二哥一人一个火烧(11个),就着一碗面,真香。

    4.还是初中,连着下了一个礼拜的雨,穿的胶鞋都是泥,沤烂了,脚气,我和二哥终于有了借口,和老师请假,冒雨走了几十里的山路,回到家,没想到父亲劈头盖脸一顿训,我们又赶回学校,是您给我们下了一锅鸡蛋面条,才算觉得没有白回家。

    5.小时候,学龄前还是二年级?父亲一大早带着两个哥哥出差去开封拉西瓜,没叫醒我,醒来之后大哭绝食,恨死了,恨谁现在不敢说,把气全撒在母亲身上,大哭绝食,记得那几天,母亲天天炒鸡蛋,下捞面条,现在想想,不知道是赚了还是亏了。

    .................

    母亲,您在看吗?回头看看您的一生,您幸福吗?

    我不愿意2020年留在我的记忆里。

    20201228